文还在那里耍贫嘴:"而且你还抱着个暖壶

 
  "那你应该再去一次,朱自清先生在游记里面说过,那是个应该多去几次的地方,每次的感受是不一样的……"
  "可我从来没有重复着去过同一个地方。"
  "因为……就是不想再去,可……"
  "可你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又来到乌镇?"文热烈地盯住英的眼睛。
  英点头,避开文的眼神,说"是……尤其是……不知怎么去面对你。"
  "为什么?"文又追问了一句,急于知道答案。
  英却再次将目光投向窗外,幽幽地说:"因为……我觉得自己很糟糕,这一切都和我的生活不一样了,我原来的生活应该是……应该是……"
  "是什么?"
  "我也说不清,反正就是现在很乱,乱得让我不安……我还记得昨天你问我为什么会来,我说不知道,我是真的不知道,虽然我给了自己许多不来的理由,可我还是来了,我也给过自己许多来的理由,可每一个理由我现在都……又都不能确定。所以你一直站在我对面
,我也没有理由走过去,所以……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?……我们像是在谈判,像是在……"
  说着,她有些冲动,揪了揪自己的头发,又放下,卡着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。
  "可我觉得像是在相亲。"文接了一句。
  英呆在那里,看着文。
  "这像是生活中的每一天,又有点悲极生乐。"他接着又冒失地讲了一句,顿时逗笑了英,而自己也笑了起来。
  "为什么?"英笑问。
  "因为相亲好像就是这样,离得挺远,说点'家常',还要倒茶,还要彼此不断地偷看,电视里不是这样演吗?"
  英渐渐收敛起笑容:"我是在跟你讲很正经的事,在讲我的心情,我鼓了半天劲儿,你也太……"
  文也收住笑,说:"是,我就是忽然想到的,你接着说……"
  英有点委屈,眼圈一红:"我说不出来了。"
  说完就转身回到床边,又坐在床沿处,还是抱着那个暖壶。
  文站在门边也没动。
  过了一会儿,文还是憋不住想笑:"我们……"
  英抬起头望着文。
  文乐呵呵说:"我们像是在继续相亲!"
  英又好气又想笑,心中的杂念乱七八糟一股脑地涌上来,哭也不是,笑也不是。
  文还在那里耍贫嘴:"而且你还抱着个暖壶。"
  英"扑哧"一声笑了。
  接着却哭了。无声地落泪,双肩猛烈地颤抖起来,委屈到了极点。
  文赶紧过去,站在英面前,伸手将她拉了起来。
  英像个顺从的孩子。
  文试图拥住她,说:"这暖壶挺碍事的。"
  英再次破涕为笑,将暖壶塞到了文的手中。
  文将暖壶放到地上,轻轻搂住了英。
  许久,许久,他们静静地拥抱着,静静地拥抱着。
  又是许久,英轻轻挣开文,轻声说:"呀!你看,茶都凉了。你要不要换一杯?"
  文旁边的茶,的确已经凉了。他还是拿了起来,喝了一大口,又放回去。
  两个人又沉默了一会儿,对望着笑了笑,确实有点像相亲。
  英咬咬嘴唇,羞赧地拉着文并排坐在床边,将头轻轻靠在文的肩头。文这时似乎有些不习惯,但没有躲开。
  她的目光随着洞开的窗户飘向远处,喃喃地说:"真奇怪,乌镇这么小,我竟然会迷了路,看起来好像每条巷子都是一样的。"
  文感受着肩头英的柔情,轻声说:"我也是,第一次在乌镇找不到一个就在身旁的人……"
  "你是不是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?"英问。
  文点点头:"当然是,土生土长。"
  "你真幸福。"英由衷地感叹说。
  "为什么?"文好奇地问。
  "你看这窗外,多美!"英努努嘴,却闭上了眼睛,沉浸在两个人的温情之中。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07details.com/www_437_com/2018/0513/7.html